当前所在页面: > 戏曲百家 > 戏曲百家

戏曲念白的技巧总结

发布时间:2018-11-08 11:54  点击:  来源:未知  作者:kuns

根据众多表演艺术家代代相传的经验,戏曲念白的技巧,主要集中在四声、归韵、五音、四呼等等方面。对于韵白中的四声,因为牵涉到古音的问题,只有专家能把每个字古音四声搞准确,所以,京剧以及各剧种的表演者们,更多的是依据师承得来的读音来把握。通过对这些方面有计划的训练,表演者对每个字的字音发音位置逐渐有了准确掌握。这些准确掌握是具体通过对口、舌、唇、齿、牙、喉等器官部位的把握,对气息与力度的控制和运用,对共鸣腔的控制和运用,以及对每个字字音音程(声母、韵母)特点以及连贯性的掌握和运用,经过反复训练才能达到的。

 

 


一、吐字、归韵。

 

 

戏曲念白的每一个字,声音未出,其实口型已经摆好了。从人的发音状态来说,第一步就是从口型入手,于是就从“啊”、“衣”、“乌”、“吁”开始,训练基本口型的控制。当口型控制自如时,每一个字音发出的最初阶段,就能达到“吐”出来的一颗珠子那样,是一种趋于“圆”的状态。口型与口形之间,既互相联系又互有区别。表演者需要把这种区别掌握清楚,同时又借助它们的联系,把每个字都“吐”成“圆”的。比如《林冲夜奔》中的诗:

 

 

 

欲送登高千里目,愁云低锁衡阳路。

 

鱼书不至雁无凭,几番空作悲秋赋。

回首西山日又斜,天涯孤客真难度。

丈夫有泪不轻弹,只因未到伤心处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归韵,是指通过不同的口型唱出每个字的音韵,把字的音形准确而完美地表达出来。归韵与押韵不是一回事。押韵主要是抓住韵母的韵腹和韵尾,找到语音的相同部分即可。归韵则需要抓住韵母的韵头、韵腹和韵尾三个部分,尤其是要抓住韵头;抓住了这个韵头,就能给控制住后面的韵腹、韵尾,就可以把每个字的音韵归拢起来。比如前面所举例子中的“千”—— ciān,其中iān是一个有韵头介母的结构,归韵就首先抓住韵头介母——ī,从而把后面的——ān归拢为统一的“烟”这个声韵中。

 


二、五音。

 

 

五音原是音韵学中专门研究字音声母部分的学问。对京剧表演者与爱好者来说,在唱念中如何掌握声母发音的部位和“分寸”,做到吐字准确,“口劲”饱满,练习“五音”是有很大好处的。关于“五音”的练习,可借用传统与现代的多种成熟的说法和练习法。
⑴唇音(5个)。b、p、m、f、v。
b、p、m属重唇音,又叫双唇音;f属轻唇音,又叫单唇音或唇齿音;v是方言声母,也属唇音。

附:唇音训练的绕口令:八百标兵奔北坡,炮兵并排北边跑;炮兵怕把标兵碰,标兵怕碰炮兵炮。
⑵舌音(9个)。d、t、n、l、ň、zh、ch、sh、r。
d、t、n、ň属舌尖音;l属舌尖中音;zh、ch、sh、r属舌尖后音,也叫翘舌音。

附:舌音训练的绕口令:你会炖我的炖冻豆腐,来炖我的炖冻豆腐,你不会炖我的炖冻豆腐,别胡乱炖炖坏了我的炖冻豆腐……
⑶喉音(4个)。g、k、h、η。 
g、k为浅喉音,气息至软腭处始发声;h属深喉音,气息自咽喉带声而出;η是方言声母,归入喉音(可能只能算鼻音,不属五音之列)。

附:舌音训练的绕口令:哥哥过河捉野鸽,回家割鸽来请客。客人称鸽肉好吃,哥哥高歌乐呵呵。
⑷牙音(3个)。j、q、x,属舌面前音,又叫软性舌面音。

附:牙音训练的绕口令:七加一,七减一,加完减完等于几?七加一,七减一,加完减完还是七。
⑸齿音(3个)。"齿"指门齿和犬齿的齿尖部,z、c、s属间音,又叫舌齿音、舌尖音等。

附:齿音训练的绕口令:四十四个字和词,组成一首子、词、丝的绕口词。桃子、李子、梨子、栗子、桔子、柿子、槟子、榛子,栽满院子、村子和寨子。名词、动词、数词、量词、代词、副词、助词、连词,造成语词、诗词和唱词。蚕丝、生丝、熟丝、缫丝、染丝、晒丝、纺丝、织丝,自制粗丝、细丝、人造丝。

 

 

 

三、“四呼”

 

 

四呼是传统语音学中专门研究字音韵母的学问。在戏曲唱念技巧中,四呼所强调的实质是对四种发音口型的控制方法。四呼的说法,来自清代潘来所著《音类》。该书对汉字朗读时运用的四种口型做了归纳,即:开口呼、齐齿呼、合口呼与撮口呼,简称为四呼。他说:“凡音皆自内而外,初发于喉,平舌舒唇,谓之开口;举舌对齿,声在舌腭之间,谓之齐齿;敛唇而蓄之,声满颐辅之间,谓之合口;蹙唇而成声,谓之撮口。”关于“四呼”的练习,仍可借用传统与现代的多种成熟的说法和练习法来体验。

⑴开口呼。开口呼发音时气流几乎无阻力,韵母无韵头。 如ge(哥)、nan(南)、kai(开)、zhao(照)、zhang(张)等字都是开口呼字;
附:接近开口呼的绕口令训练。
阿发和阿大,打靶在山下。阿发打八发,阿大八发打。阿发脱靶太尴尬,阿大中靶笑哈哈。

⑵齐齿呼。发音时气流以牙齿为阻力,韵头为i或韵母为i的称齐齿呼。 如zi(子)、jiang(江)、liang(梁)、miao(苗)、xiao(晓)、jie(结)等; 附:接近齐齿呼的绕口令训练。

稀奇,稀奇,真稀奇,蟋蟀踩死大母鸡,气球碰坏大机器,蚯蚓身长七丈七。
⑶合口呼。发音时双唇微合,韵头为u或韵母为u的称合口呼。
例如bu(布)、yuan(员)、gua(瓜)、zhua(抓)、zhuang(庄)等;
附:接近合口呼的绕口令训练。
出西门,走五步,拾了块鼓皮补皮裤,是鼓皮补皮裤,不是鼓皮不必补皮裤。
⑷撮口呼。发音时双唇撮起,韵母为ü或韵母的韵头为ü的称撮口呼。 例如nü(女)、jue(脚)、jun(军)、lü(绿)等称撮口呼字(中间两个字韵母中的ü已按拼音规则改成u)。
附:接近撮口呼的绕口令训练。

曲阜女小吕,骑驴去演剧,路上遇大雨,穿上雨衣、拿着雨具继续骑驴去演剧。

 



四、咬字、劲头、气口、喷口。

咬字,是把每个字当做一个完整的“圆”状物质,形容口腔在控制这个“圆”状物质时,好比在完成一次一次的咀嚼一样。
前面引用尚小云先生文章“谈四功五法”中,曾比喻:
“大老虎叼着小老虎过山涧,叼重了会咬死小虎,叼轻了则又怕在跳跃中把小虎掉下山涧去”。
这种“叼”就是“咬”字的意思。

劲头,是指咬字过程中力道的掌控。“叼小老虎”的比喻,主要就是指劲头。

气口,即指气息在念白中的运用;一方面是对生理器官的支撑作用,另一方面是对念白具体语气口吻的推动作用。前面已经谈过,雷喜福先生专门谈到了念白的用气问题。其中有若干方法,需要特别关注,反复练习。

喷口,指戏曲念白发音中借助五音的一些声母特点,在字的开头运用气息和口型使字音有力地喷放出来,造成类似所谓爆破音的效果,造成字音刚劲而有弹性的特质,并使字音更为清晰而达远。